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宣傳教育 > 勤廉楷模
太行山作證——追記河北農業大學教授李保國
來源:  發布時間:2016-04-17 10:15:20  點擊數:

2012年4月13日,在臨城縣河北綠嶺果業有限公司科技園,李保國教授為群眾現場演示薄皮核桃高接換優技術。河北日報記者 趙永輝 攝

2012年4月13日,在臨城縣河北綠嶺果業有限公司科技園,李保國教授為群眾現場演示薄皮核桃高接換優技術。河北日報記者 趙永輝 攝

  編者按

  河北農業大學教授李保國35年如一日,扎根太行山,打造了“富崗”“綠嶺”等知名農產品品牌,帶動10萬多農民群眾脫貧致富,被譽為“太行新愚公”。他的先進事跡經中央和省內媒體報道后,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

  李保國去世后,社會各界以各種方式表達深切哀悼。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趙克志作出批示:李保國同志不幸逝世,感到十分悲痛,表示深痛哀悼,并向其親人表示親切慰問。李保國同志是時代楷模,對黨忠誠,心系人民,艱苦奮斗,無私奉獻,30多年扎根太行山,研究推廣農業科技事業,為貧困地區發展和農民脫貧致富作出了卓越貢獻。他的去世,是黨和人民事業的損失。要在全省做好李保國同志先進事跡的總結和宣傳工作,在“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中,大力開展向李保國同志學習的活動。

  省委副書記、省長張慶偉也作出批示:李保國教授的去世,是河北科教戰線、農林事業的重大損失,倍感悲痛,深切哀悼,并向家屬表示慰問。李保國同志多年扎根山區,研發林果品種,推廣科學技術,幫助農民脫貧致富,把才學抱負根植于燕趙大地,把畢生心血揮灑在太行山上。他以實際行動踐行了胸懷群眾、一心為民的宗旨觀念,彰顯了矢志不渝、艱苦奮斗的崇高品格。全省科技、教育、農林戰線,要學習李保國同志的先進事跡,傳承他的優良作風,弘揚他的奉獻精神,在建設經濟強省、美麗河北的新征程上,努力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今天,河北日報刊發長篇通訊,追憶李保國辛勤耕耘、無私奉獻的一生,激勵全省廣大黨員干部在當前開展的“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中,把李保國先進事跡作為生動教材,學習他的忠誠品格、為民情懷、創新意識、務實作風和奉獻精神,為建設經濟強省、美麗河北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崗底村漫山的蘋果花開了。

  葫蘆峪成片的核桃林綠了。

  而他,卻走了。

  2016年4月10日凌晨,河北農業大學教授李保國因心臟病突發,不幸去世,年僅58歲。

  在我省臨城、內丘、平山、阜平、唐縣等地,農民自發在村里設置靈堂為他守靈。

  在網絡上,上百萬人懷念祭奠他,29萬多網友在手機微信中為他點亮燭光。

  他的骨灰,被太行山區不同地方的老鄉們帶走,撒在他生前為之奮斗、牽掛的土地上。

  老鄉們說,秋天到來的時候,碩果結滿枝頭,他會含笑看到。

  為什么,他讓無數農民如此信賴、如此尊崇?

  為什么,他讓老師學生這么不舍、這么愛戴?

  為什么,他讓社會各界深受感動、為其點贊?

  巍巍太行,為他作出回答!

  太行山作證

  他一心讓這里的父老鄉親都富起來

  內丘縣崗底村的村民再也等不到他們的李老師了!

  ——“李老師是我們村的大恩人,沒有他就沒有崗底的今天。”李保國20年的老朋友、崗底村黨總支書記楊雙牛說話間掉下了眼淚。“4月6日中午,我們還在一起謀劃崗底的美麗生態大花園建設,探討蘋果深加工項目……”

  平山縣李家莊村的村民再也等不到他們的李老師了!

  ——“這是民俗一條街、休閑廣場、觀景平臺,這是櫻桃、紅樹莓產業園……”4月12日上午,站在村莊規劃圖前,李家莊村黨支部書記劉樹彥難掩悲痛。“沒想到,產業剛剛起步,給俺村做規劃的李保國教授卻永遠地走了……”

  青龍滿族自治縣干溝村的村民再也等不到他們的李老師了!

  ——原定4月14日李保國到干溝村指導“國光森林文化觀光園”建設,這是他生前幫扶的最后一個項目。“4月8日晚上,我還就蘋果樹苗的事向李老師電話咨詢……”省委宣傳部駐村干部、干溝村黨支部第一書記趙鴻頗哽咽著說。

  采訪中,一個細節讓我們眼含淚水。

  在李保國離去后的兩天里,他的手機還不時地傳出淳厚的鄉音:“李老師啥時來俺們村作指導啊?”那些深山里不知噩耗的農民兄弟,還在期盼著他的幫助。

  山區百姓盼李保國,是因為在他們眼里,李保國沒架子,是個“農民教授”。

  ——他穿不講究、吃不挑剔,像農民。

  臉龐黝黑、笑容憨厚,一身塵土、兩腳泥巴,扎在人堆里,李保國和農民沒啥兩樣。

  “李老師穿的衣服還沒有一些農民的好。有人說他不會講究,開始我也這樣認為。”楊雙牛講到,一次下地,李保國的衣服被樹枝劃了個口子,“我想給他換件新衣服,問他穿多大號。他說‘你省點心吧,你把我打扮成上講堂的教授模樣,我咋和農民打交道?’我問這有關系嗎?他說‘農民不認可你這個人,技術傳授就會打折扣。’”

  ——他說話直白、通俗易懂,像農民。

  “給農民講課,不能把給碩士生、博士生上課那一套搬來,得把你的技術變成農民能理解的、能記住的、能做到的東西。”李保國常說。

  教農民疏花,他講得很形象:“一棵果樹所供給的營養有一定的限量,打個比方,10個饅頭10個人吃,一人只能吃一個,誰也吃不飽。如果10個饅頭5個人吃,一個人就能吃兩個,大家都能吃得飽。”

  教農民剪枝,他總結的口訣朗朗上口、簡單易記:“去掉直立條,不留扇子面”“見枝拉下垂,去枝就留橛”……

  贊皇縣寺峪村有上千畝蘋果園,產量一直上不去。村里請一位專家來講修剪技術,講了一天,名詞術語一大堆,農民聽得直撓頭。后來李保國去講課,只教大家認識兩種枝,一種是“結果枝”,一種是“不結果枝”,半個小時講完。鄉親們高興地說:“原來這么簡單!”

  山區百姓盼李保國,更是因為在他們眼里,李保國是個“科技財神”。

  邢臺縣前南峪村的板栗,曾因管理滯后,產量很低。

  對照、改進、嫁接、示范……李保國用三年時間研究出板栗“雙枝更新修剪法”。采用新修剪技術的第二年,前南峪村的板栗產值翻了兩番。

  崗底村的蘋果,曾是小黑蛋子,一咬一層皮。

  套袋、去袋、轉果、施肥……李保國獨創了128道蘋果標準化生產管理工序。村民按工序生產的蘋果,果型、著色、個頭像一個模子脫出來的。上了市場,自然賣出了好價錢。

  “農民講究眼見為實。要讓農民接受新技術,必須先做給他們看,再帶著他們干。”李保國說。

  2007年,他對蘋果修剪技術進行更新。用不用新技術,農民猶豫不決。

  “今年先試一根條子行不行?”在崗底村村民安小三家的一棵蘋果樹上,李保國做起試驗。一根兩米多長的枝條拉下來,第二年結了76個大蘋果,沒一個小于半斤的。現場觀摩后,農民對新技術心服口服。

  “要讓農民把技術落實到位,必須對農民死盯、盯死。”李保國說。

  那一年,疏果的時節到了。李保國在崗底村搞培訓,要求一條枝上每隔25厘米留一個蘋果。村民楊海堂卻打了一個小折扣,每10厘米留一個,為的是一條枝上能多留三到五個果。沒料到第二年,蘋果樹開花少了,結果少了,收入自然也少了。

  “俺心里明白,這是疏果不到位造成樹負擔過大的緣故。不相信科學真是瞎忙。”打那以后,楊海堂老漢嚴格按要求管理蘋果樹,再也不敢自作主張。

  長年累月,李保國和農民摸爬滾打在一起,手把手地教他們操作。

  推行蘋果套袋技術時,許多村民掌握不好技術要領。李保國要拽住他們的胳膊找角度,捏著他們的手腕找力度,常常是一個多小時才能教會一個人,他從來沒有嫌麻煩。

  “李老師不僅是我們的‘科技財神’,他還為我們培養了一批‘永久牌’的土專家。”楊雙牛告訴我們,因為有了李保國手把手的“傳幫帶”,目前,崗底已有191名果農獲得農業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頒發的初、中級果樹工證書。他們不僅自己能致富,還活躍在山區傳授技術。

  “去年一年,一面管理自家的果園,一面出去指導別人管理果樹,加起來一共掙了9萬多塊錢。”村民王群書說。

  多年來,李保國舉辦不同層次的培訓班800余次,培訓人員9萬余人次,許多果農成了“技術把式”。

  多年來,經他直接幫扶的村莊已達到四十多個,間接帶動發展起來的村有百余個。

  “井陘核桃”“曲陽核桃”“欒城楊核桃”“平山西北焦核桃”“平山蘋果”……年前一次采訪中,我們發現,在李保國的手機通訊錄里,有很多奇怪的名字。

  對此,李保國解釋說:“這些都是不同地方的農民打電話來咨詢事情,又沒說清楚他們的姓名,我就這么先存起來,方便隨時指導。”

  2013年4月19日,蘋果樹正開花,下了場大雪,當年很多地方的蘋果絕收,但凡是經他電話指導過的農戶,減產都不大。

  李保國的手機中有將近900個電話號碼,其中農民的有三四百個。無論何時何地,熟悉的還是不熟悉的農民打來電話,他都會耐心地接聽解答。

  回憶往事,河北農大教授陸秀君唏噓不已。“4月8日,李老師和我同車去石家莊,途中接到一位素不相識的農民電話,慕名請他推薦樹苗。李老師詢問了具體情況后,馬上把一位可靠的銷售商的聯系方式告訴了他,還囑咐了若干注意事項。”

  回憶往事,楊雙牛涕淚交加。“200多戶的崗底,180戶村民種了大小350多個果園,面積3500畝。哪個果園是誰家的,果樹管得怎么樣,他都了如指掌。”

  “我是農民的兒子,見不得窮。”“還有許多山區農民在過苦日子,我必須把自己的知識和能力全部貢獻出來。”“太行山的父老鄉親富起來了,我的事業才算成功。”……從武邑縣一個農民家庭走出來的李保國,一直有著濃濃的“三農”情結。

  他像一把火炬,點亮了貧困群眾希望,每年在山里“務農”200多天,創新推廣36項農業實用技術,幫助山區農民實現增收28.5億元,帶領10萬多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

  “有人問我你們一年給李保國多少錢?他們覺得不給李老師錢,他不會這么在村里搞服務。實際上,他不僅不拿錢,有時還貼上了自己的課題經費。”楊雙牛說。

  在付出與回報傾斜的天平上,李保國有著自己的平衡砝碼。

  去年冬天,他主持召開了首屆崗底果農專家論壇,11位農民登臺演講,他一一點評。結束后,他高興地對楊雙牛說,這些農民真可稱得上專家了。楊雙牛說,那還不是你成就了他們?李保國搖搖頭,“老兄你說顛倒了,沒有他們我哪來的科研成果,不是我成就了他們,而是他們成就了我。”

  當我們發現,前南峪人把他的事跡刻成碑文,矗立在村口;當我們知道,崗底村改革開放30周年成果展示廳里,一共五個部分的展板,四個部分里有他的身影;當我們聽說,一次在山區路遇交通阻塞,村民二話不說,拆掉自家土坯壘成的院墻,為他辟出道路;當我們看到,他走后,許多百姓帶著自家的蘋果、雞蛋送他最后一程,“李老師給我們指導,從沒收過我們一分錢,現在他走了,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我們的心,被一種熱辣辣的東西漲得滿滿的。

  在李保國心中,農民給予的這些回報,猶如腳下的太行山般“沉重”。35年,鬢染霜花,百姓的笑臉和認可成了他最大的財富。

  這位“太行新愚公”,用35年如一日的赤誠,寫下了一個共產黨員、一個知識分子,對太行山區人民那種綠葉對根的情意。如果太行山可以動情,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道嶺、每一棵樹、每一塊石頭,都會為他灑下感動的淚水!

  太行山作證

  他立志用科技之手把荒山禿嶺變成綠水青山

  和煦的陽光下,層層梯田纏山繞梁,蓄水塘壩泛著銀光。春日的平山縣葫蘆峪現代農業園區,一派勃勃生機。

  沉睡千年的荒山被喚醒。李保國,就是喚醒荒山的關鍵人物。

  憶起往事,園區負責人劉海濤發自肺腑地感激:“李老師可是我們的大救星!”

  “大救星”“大恩人”。似乎只有這樣的詞匯,才能表達太行山區人民對李保國的信賴。

  我們沿李保國生前的科技開發足跡一路走來。

  富崗蘋果、綠嶺核桃、南和紅樹莓;邢臺前南峪、平山葫蘆峪……他用科技之手,點亮了一連串閃光的名字。

  李保國曾這樣說:“有人說我運氣好,干什么成什么。我覺得不是運氣,而是我這個人‘安、專、迷’。安就是安下心來,專就是專心致志,迷就是癡迷其中。”

  一部厚重的奮斗史,在現實的采訪中再現。

  1981年,李保國大學畢業后留校任教。正逢學校決定在太行山區建立產學研基地,李保國作為首批課題攻關組最年輕的成員走進了太行山。

  當年的邢臺市西部山區,水災旱災頻繁,土層薄、不涵水,“有雨遍地流,無雨渴死牛”“年年種樹不見樹,歲歲造林不見林”。

  留不住水土的土地,自然留不住收成。“那時的前南峪全村900多口人,就有100多個光棍漢。”前南峪村黨委書記郭天林告訴我們。

  在前南峪村,李保國和課題組的同事們苦研技術,跟石頭山“較起了勁兒”。

  為摸清當地山區的“脾氣秉性”,他們起早貪黑,跑遍了山上的溝溝壑壑。

  白天,幾個饅頭一瓶水,山當餐桌地當炕,躺在地上吃干糧。夜晚,煤油燈下分析數據,苦思冥想破解之道,鼻孔經常被油煙熏得黑黑的。

  土壤瘠薄、干旱缺水,那就在土和水上下功夫。李保國和同事們以“聚集土壤、聚集徑流”為方向,展開對山區爆破整地技術的摸索。

  改造大山的每一個設想落地,都異常艱辛。

  開溝需要爆破。當時條件有限,他們所用的炸藥得手工制作,不僅要自行確定原料配比,還要在農村殺豬用的大鍋里炒制。

  炸藥用量多少,關系開溝深淺是否適宜。每放一炮,李保國都要仔細測量,記錄數據。

  有一次,他和同事們在一片山地上安裝了幾十眼實驗炮,隨著一陣悶響,炸點連續按計劃成功爆破。在大家的歡呼聲中,細心的李保國發現有個炮眼沒響。“問題出在哪兒呢?得去看看!”他快步走出了掩體。

  “危險!”同事們在他身后大聲呼叫。

  已經走出老遠的他停下來,對大家擺擺手,然后繼續走向那枚啞炮。四周一片寂靜,大家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只見他時而扒開松土查看,時而在攜帶的數據本上記錄,直到他拆除了引信,用動作發出個安全信號。大家走過去發現,李保國后背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浸透了。

  炮聲隆隆中,“山中造地”技術漸成體系:基于山勢,通過爆破,每隔4米開一條寬1.5米至2米、深1米的條狀溝,把周圍的土層集中充填到溝里。下雨時,雨水會匯流到溝中。

  土加厚了,水留住了,樹木的成活率從原來的10%提高到90%。

  1996年,50年罕見的暴雨重創太行山區許多地方,但前南峪村青蔥依舊。當年的荒山禿嶺,喜獲“全球生態環境建設五百佳”提名。

  “聚集土壤、聚集徑流”理論開創了太行山區綠色生態發展新模式。循此模式,140萬畝荒山披上綠裝。

  山區治理行得通,干旱丘陵地區又如何呢?

  臨城縣治理干旱丘陵崗地,曾幾十年不見成效。憶起當年開荒的艱難,河北綠嶺果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高勝福說:“俺們就像老牛啃南瓜,無處下口。”

  他們找到了李保國。

  李保國一口答應下來。他每天起早趕晚,踏遍沒有道路、滿地亂石、荊棘叢生的荒崗,調查十幾萬畝荒崗的植被、土壤等情況。通過采樣他發現,表層是亂石灘,亂石灘不存水,下面是礓石層,礓石強堿性,根本種不活樹。

  “把礓石刨出來,換上土不就可以了嗎?”

  他制訂了“挖走鵝卵石、打破礓石層、開溝建立保水層”的治理規劃,將省水、省肥、易管理的核桃作為當地主要種植品種。

  “保國老師對我說,現在我們絕大多數地方種植的核桃品質差、品種雜,難以實現品種化種植推廣。就這樣,他開始了艱難的核桃新品種實驗攻關。”高勝福回憶道。

  2000年,李保國引進19個核桃優良品種和11個山核桃品種,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嫁接組培實驗。

  他一頭扎在核桃林,仔細觀察每一棵核桃樹的生長。為了掌握核桃開花授粉的第一手資料,從當年3月下旬開始,他每天背一個水壺,從上午10時一直盯到下午4時,中午就在現場啃兩個饅頭。

  “我們不忍心,想替他,讓他回去吃個熱乎飯,他卻說果樹的花期一年只有一次,如果錯過了,至少要延誤一年時間,關鍵時期必須盯好,結果這一盯就是一個多月。”高勝福說。

  有一次,李保國正在進行人工干預實驗,突降大雨,他用傘給核桃新苗遮住了雨,把自己晾在了大雨中。

  經過五年不懈努力,他成功選育出中國獨一無二的核桃品種——綠嶺核桃,所推行的“綠嶺薄皮核桃矮化密植栽培技術”被認定為國內首創。

  李保國先后用10年時間,研究形成了配套的優質薄皮核桃綠色高效栽培技術體系。

  如今,這些技術成果被我省丘陵地區農民復制。僅邢臺市,薄皮核桃年產值就超過20億元。

  李保國用科技之手點石成金,使昔日的荒山禿嶺,不僅變成綠水青山,而且變成金山銀山。

  “生產為科研出題,科研為生產解難。”

  他一次次轉移“戰場”——

  2009年開始,在平山縣葫蘆峪,他把山區“山水林田路”綜合治理的技術做成了標準化模塊,指導園區連片高規格治理荒山3萬多畝,探索“大園區、小業主”的園區經營機制,創建了我省山區現代農業產業園區建設的樣板。

  2014年,在南和縣,他開始了紅樹莓種植技術的研究,建立了全國第一家紅樹莓組培中心,打算用3年時間實現年產1000萬株幼苗。“發展一個產業,造福一方百姓,健康一個民族。”他滿懷豪情。

  “老百姓需要什么,我就研究什么。”

  他一次次探索創新——

  針對農村青壯年勞動力進城務工、“老弱病殘”進行農業生產的現狀,他推出了省力化栽培技術,一次性整地、見枝拉下垂、架設黑光燈誘殺害蟲等省工省力的技術廣受農民歡迎。

  瞄準太行山區干旱陽坡充足的光熱資源和具有自然階梯的優勢,他開發了干旱山區的高效循環利用技術,將平原日光溫室錯季栽培技術轉移到山區,使山地效益達到平原良田的1.4倍以上……

  一區一地的成功效果有限,李保國的眼界更加高遠。

  他奔波在全省各個重點產區和龍頭企業間,牽頭成立了河北省核桃產業技術創新聯盟、蘋果產業技術創新聯盟,加盟的集中生產區域和大型龍頭企業總數均超50個。其中,覆蓋核桃產業面積100余萬畝,占全省總栽種面積的80%以上;覆蓋蘋果產業面積30余萬畝,占全省總栽種面積的60%左右。

  “常年給這些企業提供技術服務,每年至少也得有幾百萬元的收入吧?”這些年,這樣的問題,李保國不知面對過多少次。

  事實上,他既不拿工資,也沒有占股份。

  他的話,發自肺腑,見心見肝——

  “我始終認為,農業是公益事業。給農民服務是公益,給農業企業服務也是公益。農業企業發展了,在自身盈利的同時,還能夠輻射帶動周圍山區的發展,最終還是對農民有利。”

  “國家給我發著工資,一個月八九千元,吃不清喝不清。這么多年,名、利,我沒追求過。我相信,你只要干事就行了,終究會有人認可。”

  他有自己的座右銘:時刻以善為本,尋找行善之地。

  “前邊的善是完善的意思,后邊的行善是做事的意思,指的是要不斷完善自我,尋找能做事的地方。這輩子,干點自己喜歡的事,干成點有益于人民的事,什么時候想起來,也是值得驕傲的。”

  他像一棵大樹,扎根巍巍太行,先后完成山區開發研究成果28項,走出了一條可復制可推廣的山區農業產業化發展新路子。

  生前,李保國曾提到要成立河北省山區現代農業產業集團,把太行山區產業帶統一整合,串成一條線,給太行山系上既有顯著生態效益、又有顯著經濟效益的“金腰帶”。如今,他雖然走了,但是我們相信,人們將循著他開拓的路徑繼續前進,他的夢想一定會實現!

  太行山作證

  他堅持把論文寫在大地上

  “我這兒有一片樹,主枝上全是小裂口,裂得多的枝條就死了。是什么原因啊?”

  4月8日上午10時,阜平縣林業局的祁嬌嬌在“桃‘李’之家”微信群里發圖片問大家。

  “嬌嬌的樹是一年生枝條時的大綠浮塵子產卵造成的凍害。”

  晚上9時9分,“老山人”回復。

  “桃‘李’之家是李老師弟子們建的微信群,你看這個‘李’字是加引號的。‘老山人’就是李老師。沒想到,只隔一天……”河北農大生命學院教授顧玉紅一邊掉眼淚一邊說。

  李保國不僅是科技攻關的高手,也是甘為人梯的良師。

  他常說:“一個人本事再大,意志再堅,力量也有限。我要讓更多學生成長為扎根山區、服務‘三農’的有用之才。”

  30多年來,李保國先后承擔了57項國家和省級科研課題,大批學生被他“趕”到田間地頭,把所學知識與生產實踐結合。

  在這種手把手、肩并肩的實踐教育中,許多學生在校期間就取得了驕人的科研成績。

  學生湯軼偉,在讀研究生階段進行了核桃樹枝條傷流規律研究。以前核桃樹都是冬季修剪,但這樣刀口容易流失養分。在李保國的指導下,湯軼偉經過上千次實驗,顛覆了冬季修剪的傳統做法,將剪枝時間確定在春季發芽前的20天以內,避免了因剪枝時間不當造成營養流失。目前,這一創新成果寫進了教科書。

  學生史薪鈺,在平山縣葫蘆峪的山地開發中,從事坡面結構穩定的影響因素研究。在李保國的指導下,經過兩年多的實踐,取得了當年治理、當年坡面穩定的效果。目前,史薪鈺的研究成果已在全省推廣。

  “保國是跟隨河北農大‘太行山道路’成長起來的一代人,深深懂得實踐對科研和教學的重要性。”李保國的大學同學、河北農大校長王志剛說。

  為了讓李保國拿出更多的科研成果服務太行山區,河北農大為他的課題組建設了3個專用實驗室,并配備了全新的科研設備,學院的綜合實驗室也優先保證他的研究生使用。

  只有深入生產一線,教學才會有的放矢。

  李保國及時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和實踐經驗充實到教學內容中,把生產一線的信息作為信號,更新教材,更新講授內容。他主講的課程生動、形象,指導性強,倍受學生推崇。

  “他一直都上著本科生的課,我說你實在忙不過來就象征性地上幾次課,剩下的給年輕老師分分。他堅決不同意,說要從本科階段開始引導,使學生熱愛農林專業。”河北農大林學院黨委書記盧振啟說。

  李保國帶的碩士研究生,七成以上考上了博士,而且全部拿到了國家獎學金。

  在學生眼里,李老師的“嚴”是出了名的。

  李保國的碩士生和博士生一入學,就會收到一張學習任務清單:第一學期完成課程學習和開題報告;第二學期開始在實踐基地實習一年,完成實驗并寫出研究報告……每一項都有詳細的要求和明確的時間表。2013年他的一個碩士生因為前期準備不認真,被要求寒假留在學校寫畢業論文,直到大年三十寫完才回家。

  學生趙志磊記得,2000年那會兒,剛開始使用電腦,一些學生寫論文時在電腦上復制抄襲。“李老師嚴厲地批評他們說,要走正道,不要耍小聰明。”

  學生郝梁丞記得,跟李保國做課題時,很多碩士生、博士生都被他訓哭過。“寫實驗記錄、計劃的筆,李老師一直要求我們必須用鉛筆。因為相比中性筆,鉛筆字保存時間更長。一旦發現我們沒用鉛筆寫,他會馬上撕掉。”

  學生李迎超記得,實習期間,李保國帶他們學習核桃嫁接,有一次李保國問李迎超“你今天嫁接了多少棵?”李迎超回答說嫁接了100棵。李保國搖搖頭說“農民們每天都能嫁接500棵!”在李保國的督促下,后來李迎超每天嫁接核桃樹能達到1000棵。

  在學生眼里,李老師的“慈”也是出了名的。

  學生顧玉紅忘不了,2002年,為了方便她寫畢業論文,李保國專門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借給她用。那時候筆記本電腦還不普及,李保國的兒子李東奇當時還小,自己想玩電腦,對此還挺有意見,覺得爸爸太偏心了。

  學生郭芳忘不了,4月4日見了李保國最后一面。“吃飯的時候,李老師特意把我拉到身邊坐,悄悄問我找對象了沒有,鼓勵我遇到喜歡的就去追。”

  斯人雖逝,李保國卻用自己的一生留下了一本最有價值的教科書,詮釋了知識分子應有的責任、擔當和追求,激勵更多的青年學子學好本領、扎根基層、服務人民。

  太行山作證

  他甘當“拼命三郎”,生命不息、奮斗不止

  “前幾天我還勸他說,蘋果樹正開花,要不在崗底村住幾天,指導指導果農,捎帶休息休息。他一口回絕‘我哪有時間?’”

  面對我們,李保國的妻子郭素萍淚水漣漣。“如果知道他的生命已進入倒計時,我一定不會這么由著他、順著他。”

  年前的一次采訪中,李保國曾說,他有三個家,一個是永久的,在河北農大家屬院;一個是臨時的,在幾個主要幫扶基地;一個是流動的,在他那輛越野車上。

  三個家,三重情,三份愛。

  這些年,河北農大家屬院里那個真正意義上的家,反倒成了一個匆匆的驛站。

  我們了解到,在去世前的4個多月時間里,他在家的時間總共不到10天。就連春節假期,也只在家休息了一天。

  “家里的水電費在學校是最少的。”郭素萍說。

  甚至在這個家里,夫妻倆都沒有多少時間交流。

  “因為工作太忙,已經很久沒有晚上8點以前吃過晚飯了。吃完飯,我抓緊干點家務,他忙著打電話安排事,或者看學生的論文。”郭素萍說。

  當年,郭素萍也是課題組的主要成員,是李保國工作上的搭檔,夫妻倆根本無暇顧及遠在保定的家。

  不得已,他們只好把年邁的母親和一歲多的兒子也接到村里,一住就是4年多。

  他們的課題叫小流域的立體開發,所以當地好多村民管他們的兒子叫“小流域”。

  “有個事到現在提起來我都難受。”郭素萍說,有一次學校領導去山里看他們,走的時候,兒子爬上了人家的車,死活不下來,哭著喊著說,要回保定,想上幼兒園。“沒辦法,我只好硬把孩子拽了下來。”

  “我先后兩次做手術,他都在山上,手術通知單都是我同事簽的字。我和兒子確實為他付出了很多,但是我們一直理解他、支持他。”郭素萍說。

  她記得,3月7日下午,李保國在平山縣參加省婦聯舉辦的一個活動,兒子、兒媳特意帶著不滿5歲的孫子從保定來到現場。一見到爺爺,小孫子馬上趴在爺爺肩膀上,黏著不下來。

  這時,一向專注事業到了“不近人情”程度的李保國,露出了柔軟的一面。在活動現場被主持人要求對家人說句真心話時,他顯得很不好意思,可最終還是“擠”出了自己長久以來積在心底的愧疚:“老婆、兒子,我愛你們,但是我顧不上管你們。對不起!”他抱著孫子,流下了眼淚。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說這樣的話。”郭素萍告訴我們。

  這些年,幫扶基地臨時的家,李保國也住得少了。

  “現在大力推進精準扶貧工作,很多地方找來,能堅持多去一個地方,就不能少去一個。也許多去一地就能改變更多老百姓的生活。”他說。

  有一次,在石家莊,他一天之內轉了4000畝蘋果園,給農民作技術指導。

  “通過我的技術,早一年進入盛果期,一畝地增收4000斤蘋果,按一斤蘋果賣兩塊錢算,一畝地就增收8000元,4000畝地是多少啊?3200萬元。一個人辛苦一天的事,多值!”

  這些年,車上那個流動的家,對李保國來說越來越重要。

  雨靴、草帽、衣服、工具包,空間不大的后備箱,塞得滿滿當當。

  中午把后座放平,稍微躺一會兒,緩解一下疲勞。

  車上,還是夫妻二人交流最多的地方。

  一年行程約4萬公里。除了完成學校的教學任務,李保國幾乎天天奔波在路上,上車當司機,下車當勞力。

  考慮到李保國長期出差和下鄉需要,河北農大在很早之前就要給他配專職司機,可他卻婉拒了學校的好意。

  “還是自己開車好,方便工作,說走就走。何況我天天上山下鄉,鐵打的司機也受不了。”他顧念著別人的辛苦和感受,卻唯獨沒有考慮自己。

  去年12月16日晚上,“燕趙楷模”發布廳在河北電視臺錄制李保國的先進事跡,結束時已經晚上9時多了。大家知道他第二天要去平山,考慮到他身體不好,都勸他在石家莊市區休息一晚。他說:“今晚上趕到平山,明天一早就能干活。”堅持連夜自己開車走了。

  今年春節過后,李保國明顯憔悴,臉色發黃,飯量變小。出差在外,午飯經常只吃半兩米飯、幾口咸菜。

  只有最親近的人才知道,他的病有多嚴重。

  因為常年奔波,生活沒有規律,再加上高強度的工作,李保國先后患上了重度糖尿病和重度疲勞性冠心病。

  “一般醫生講病情的時候不讓患者本人在場,為的是不增加患者的心理負擔。但是我們家不一樣,我特意叫著他一起聽,就是希望醫生能幫我勸住他,把工作節奏慢下來。”郭素萍說。

  “在家多休息吧,別這么拼命了。”周邊的人也紛紛勸李保國。他卻說:“人活著時要有事干,沒事干,不就精神空虛嗎?你不知道我在底下跑著有多享受。”

  “我阻攔不了他繼續拼命,只能跟在他的身邊照顧他。出門我一般都帶夠一周的藥量,有時候事兒連成串兒,超過一周了,就得回保定取,然后坐火車再趕回去。”回憶往事,郭素萍悲痛萬分。

  這個春天,他一直在路上。

  今年2月初,省委作出關于在全省廣泛開展向李保國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中央和省內媒體集中報道了他的先進事跡,他更忙了,不僅省內各地貧困村紛紛請他支招“脫貧”,連省外群眾也打來了求助電話。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歲月,石家莊、承德、張家口、秦皇島、唐山、保定、邢臺,都留下了李保國奔波忙碌的身影。

  “4月1日,邢臺—南和;4月2日,邢臺—前南峪;4月3日,邢臺—南和;4月4日,邢臺—保定……”一張學生手中的日程表,記錄了李保國去世前的行程,它默默無語,卻又凝結著萬語千言。

  就在去世的前一天,他還在石家莊主持了河北省山區蘋果、核桃、特色雜果產業技術創新與示范體系建設3個項目的驗收會。

  就像一首歌中唱的:“你太累了,也該歇歇了,不要總忘記了黑夜和白天。”

  但李保國閑不下來。在生命的最后幾天里,他依然忙碌著——

  他通過微信,指導崗底村村民梁國軍治果樹葉病;

  他聯系買來滴灌設備,叫人拉到前南峪村的蘋果園里;

  他跟南和縣紅樹莓產業園負責人周岱燕在電話里溝通了建設采摘園的事宜;

  ……

  他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一個知識分子的“以身報國”。

  4月12日,省委追授李保國為“全省優秀共產黨員”。4月13日,省委組織部、省委宣傳部作出決定,在“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中開展向李保國同志學習活動,讓千千萬萬個李保國式的黨員干部不斷涌現出來。

  他走了,但他的精神與太行同在,如同那些戰爭年代把名字鐫刻在太行山上的英雄一樣。

  年年太行披綠之時,人們會一次次憶起他的功績。

  一座豐碑,一座新時期黨和人民的知識分子的豐碑,永遠矗立在太行山上。

  (撰稿/河北日報記者霍曉麗、王敬照、陳誠、張永利、楊威力、王峻峰河北日報通訊員楊永麗)

版權所有: 中共張家口市紀委 張家口市監察委員會 E-mail: [email protected]
冀ICP備13019057號-2 Tel: 0313-8081621 4113898
以太坊创始人 极速时时75秒官方 d排列3走势图 500大透预测 广东时时计划 公式规律出肖 时时彩挂机不死方案 五分赛计划软件 今晚平特一肖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双色球快3玩法 江苏快三基本一定牛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 快3豹子常出跨度走势表 河北体彩开奖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北京赛pk10历史